昵称

迷糊到sketchup都能少写个u

知道垫底辣妹要上映时,想着一定要找个时间去电影院再感受一下。
但还真就是想想而已,直到最后,也都是在恍惚间发现已经下映。

第一次看辣妹时,抱着电脑看完是晚上1点。结尾回放了好多遍,总感觉不多看两眼就漏掉了什么。
喜欢辣妹喜欢老师喜欢妈妈喜欢辣妹的朋友们最后也喜欢爸爸 在辣妹跳上爸爸的后背时掉了眼泪。

因为是艺术生,高中又上的普高的原因。我也曾经去类似坪田老师那样的补习机构呆过几个月。
去这里学习的决定是个一瞬间的想法,集训后一直在学校上课的我,在一个距离高考还有2个月的早晨,印象中是4月1日,吃早餐吃到一半突然就哭出来,紧接着的上午,就去机构办理了入课手续。
我十分感谢那顿让我哭到停不下来的早餐,和支持我的父母。

那天之后,我每天在单独的小屋子里上课,隔三差五会有模拟考,有一块自己的小黑板,每天都是值日生,有一把机构大门的钥匙。
我呆的那一层,周六日和晚上的流动人口比较多,其余时间一般人很少,通常几间教室就只有我一个人,早上会早起去小教室早读,去的早的时候助管老师都还没到,就自己开门,偶尔会扫一下地,然后去大厅里接杯水。
等到8点老师来就开始上课,大多都并排坐着,从基础开始讲,有的时候会用黑板,还会让我去黑板默写,站在前面好像在学校里上课一样。会有课间休息,和老师聊会儿天或者直接困到在桌子上。
我呆的那间教室很小,也就7、8平米,但是窗很大,四五月又是春天,我总把窗开着,风都把窗帘吹得卷起来。屋子在阳面,阳光特别好,不到晚上根本不用开灯。
人少的晚上特别安静,仔细听能听到蝉鸣,偶尔加课或者测试,在屋里呆到很晚,呆到开了大厅和其他教室的所有灯,都觉得不够亮堂的时候,我爸爸就会来接我,顺便帮我带件外套,看我收拾完书包,然后临走时帮我关上窗户。

机构的生活平淡至极,上课下课再上课,练习测试再练习。每天说话的对象无非是各科老师,反反复复,想想也不过如此。

那段期间我话不多,但总是笑。

经常上课上到忘记时间,12点半才下课急匆匆赶回家吃饭,下午两点,睡意朦胧的推开门发现老师已经等在那里,我解对了一道题他们比我还高兴,我状态不好他们比我还着急。
机构的老师论教学水平,也算不上数一数二,但是他们除了为赚点养家糊口的工资外,对学生好像真的不含糊,好像很严肃又好像很懂学生。
他们大多并不是重点中学的名牌教师,也算不上有什么犀利的教学方法,就一点点得带着我学习,很耐心的讲解就算有些问题真的很白痴,恨不得把所有知道的知识都说给我,即使大半年的专业课集训让我把知识忘得一干二净。
很多人会说这种机构要赚学生的钱,当然要人性化教学。但无论初衷是什么,起码我感觉到,他们选择了这个职业,真的也用心负起了责任。

我呆了两个月,从初春到初夏。
到最后,我也没能做完他们发的所有练习,语文老师让背的课文也没有全部记住。物理的实验到最后有的还很生疏。我还有很多知识没有掌握,我觉得我可以更加努力一点。当我发现要收拾东西离开这里时,心里是难受的。觉得要离开这个满满当当呆了两个月的地方,还真的舍不得。
记的临走的那个下午,我用了两个大纸箱才把书打包好,各种资料,试卷,试题杂志,甚至是从网上摘抄的题目,还有厚厚一大摞草稿纸。在大厅遇到物理老师,说考试一定要加油没问题,末了还不忘提醒我几个重点的实验注意事项,最后本想击掌的却像大人似的握了握手。
那时候我鼻子特别酸,真的特别想哭。

高考的时候我在很远的一个校区考试,和原来的高中一个东南角,一个大西北。
考试的那天早上,我去的很早,大门还没有开,大家都等在门口。学生,家长,还有执勤的交警。站在树荫下让自己凉快一点,看到好多拿着册子还在临阵磨枪背着诗词的学生。
大门开了我走进去的时候,看到一些来送考的老师。送考,就是来给自己的学生加油打气给予鼓励的。他们站在安全门外,冲着已经走进去的学生挥手说加油,又或者安抚身边的学生不要紧张。他们笑着,看着自己的学生一个个接收到鼓励走进考场,此刻的心思,或许全部都在学生身上。
我遇到原来的老师,打了招呼,说了加油。心里却莫名的紧张起来。
进考场检查完证件落座,要等待20分钟的时间。突然想起机构的钥匙还装在前天要换洗的衣服口袋里,一瞬间有种忘记带自家钥匙的错觉,就一瞬间,随即立刻反应过来我已经用不到它了。
第二天四科全部考完出考场的时候,真的是一身轻松。又遇到高中老师,询问感觉如何,只回答还好两个字就不知怎么继续说下去。学生们蜂拥而至,挤到老师们身旁,向老师吐槽抱怨题目有多变态,或者开始讨论起毕业聚会和狂欢。和开始不一样,俨然一副轻松的气氛,连呼吸都有清爽的感觉。
我挤在考场大门口愣了半天,想起机构里的老师们,他们现在,估计趁着高考全高中放假的这空当里,忙着给高一高二的学生们上课。突然有点替他们惋惜,没见到此刻考场门口的盛象。
有时候很敬佩和羡慕教师这个职业,敬佩是在于要把大把的时间贡献在讲台,羡慕则是在于可以有好多好多所谓的自己的学生。
对于机构的那些老师们,抛去其他,更想说的是感谢。

直到现在,我机构里两个月的生活,依旧印象很深。我记的在那间教室度过的日子,记得那块黑板和那扇大大的窗子。我一直挺感谢能遇到这些老师,在高中生涯的最后阶段里,让我后知后觉的找回了自己。

画风有点逗的逃脱类游戏,南瓜先生大冒险。宿舍全员出动解一道小学数学奥赛题的晚上,说好的挑灯夜读复习到天明呢……


看完《我的少女时代》的第二天早上,我发现我感冒了。

感冒是一件极其让人烦躁的事,你说它多严重,没有,但又时刻让你感觉不是那么舒服。白天承包了卷纸和垃圾桶,擤鼻涕的时候感觉太阳穴住了只小精灵。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只能张着嘴呼吸,把被子稍微拉的紧一些都会有莫名窒息感。


上中学的时候,也很容易感冒,一次又一次。好像每次有季节流行性感冒都少不了我的份。

感冒好了之后不是会有抗体么,这不就能和感冒say goodbay了么。每次我都这么安慰自己。但是下一次我仍旧抱着卷纸一个喷嚏接着一个。

幸好,我的少女时代里有把胶囊。

在周围充满电场磁场或者电磁混合场的时代,在身边都是忽略摩擦忽略体积的小滑块的时代,我的周围,多了一把胶囊,多了个你。


我到现在才能粗略的明白有些道理,想想也许真的你是对的。

我并不怀念我的少女时代,也不是很怀念你,但我仍然习惯在感冒后吃把胶囊。因为我不得不承认,曾经的那把胶囊,很多时候也治愈了现在的我。

电影里说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青春里。我也这样觉得。

感谢带给我的所有,好的坏的,美好的遗憾的,每件都一定有它的意义,在之后的道路上能看到它们的影子。


半小时前我吃了感冒药,希望明早起来能有所好转。我还是吃了胶囊,然后觉得特别放心。



室内室外不是一个季节的天津十一月。